loadding...

黑心骗子医院!西宁北大皮肤病医院竟然偷刷患者医保卡

2017-06-28 10:26本站整理编辑:

近日,西宁市民王先生反映他的朋友朱先生今年5月26号曾到位于西宁市北大街的北大皮肤病医院治疗酒渣鼻,当天的治疗时间花了不过短短一个半小时,但是在26号当天就花费了1880元的现金,而且在之后的27号、28号这两天,他朋友朱先生社会保障卡上的钱又被刷掉了3080元。

但是在27号和28号这两天,朱先生根本就没有在北大皮肤病医院接受过任何治疗,那么他的社会保障卡又是被谁刷的呢?

6月6号,记者在王先生家见到了他的朋友朱先生。尽管距离朱先生到北大皮肤病医院治疗酒渣鼻已经过去近十天的时间,但是记者看到朱先生的鼻子上还敷着药而且还需要戴口罩,说话极为不便,采访中,全程陪伴朱先生进行治疗的王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荣业:我认为他们是收费诈骗,发票是真实的,但发票的内容是假的,里面根本没有做过的化验治疗,还有取药,他都给我们开上去了。包括还把医保卡的钱扣掉了。一个半小时之内,包括治疗化验,还有取药,他给我们算了4960块钱。

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和朋友朱先生曾在网上看到过北大皮肤病医院的广告,广告中宣称治疗酒渣鼻极具效果,于是在朋友王先生的陪同下,朱先生在5月26号早上8点半前往了位于西宁市北大街的北大皮肤病医院进行治疗,据王先生的讲述,当天朱先生在医院化验皮肤样品,擦药膏,并进行光动力治疗以及药物面膜治疗一共花了一个半小时,朱先生本以为治疗后的效果会如同广告宣传中那般显著,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王荣业:治疗效果是也没好,也没坏。

之后,北大皮肤病医院的医护人员给朱先生开了四种药,分别为奥硝挫胶囊,甲硝挫胶囊,盐酸米诺素胶囊,以及散包装的甲硝唑,而加上上午的治疗,26号当天,朱先生一共花费了1880元的现金。

王荣业:26号,当时他们就开了1200块钱的一个发票,然后这个当事人就和他的姑娘就和医院的人吵起来了,你说这怎么乱收费,你没有花这么多的钱,但是他们不觉得,而且当时把医保卡扣在那了,把密码要去了。

按照王先生的说法,他的朋友朱先生在26号当天一共花费了1880元的现金用于治疗和买药,但是为什么北大皮肤病医院出具的门诊收费收据上显示的金额只有1200元?

让记者疑惑的是,北大皮肤病医院为什么会要求朱先生将自己的社会保障卡留在医院呢?

朱经伦:我也不知道,他就说一天只能刷600还是几百块钱。

记者:那她刷卡的时候你在哪,你去输密码了吗?

朱经伦:我没有,他输的密码。

采访中,朱先生说,对于医院的解释,当时他只能默许,并且将自己的社会保障卡留在了医院。两天后,当朱先生再次到医院去取自己的社会保障卡时却发现保障卡上莫名其妙少了3080元。

王荣业:5月27号和28号没有去看病,但是在27号一天开了2400块钱的药,还有治疗。

记者:这些药给你了吗?

王荣业:没有,就是开了个假发票,27号没有进行任何治疗,还有化验,还有开药,就花了2400。

朱先生说,27号和28号这两天他根本没到北大皮肤病医院进行过任何治疗,但是医院出示的收费单上的日期却是27号和28号的,而且朱先生也再三表示,他并没有从医护人员那里领取过收费单上所罗列的任何药物。

采访中,朱先生和王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仔细核算了一下, 26号朱先生花费了1880元治疗费和药费,27号和28号又被医院刷去了社会保障卡上的3080元,这前前后后医院一共扣取了他4960元。

事情发生后,王先生陪同朱先生曾找到相关部门进行了反映,并且也向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进行了投诉,据朱先生说,在他投诉后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北大皮肤病医院就主动给他退还了多刷取的3080元的治疗费。

尽管北大皮肤病医院将多收取的费用如数退还给了朱先生,不过我们不禁要问,为何在结清费用的情况下还要扣留朱先生的社会保障卡呢?

在采访中朱先生告诉记者,他的社会保障卡每年只存入2000多元,而此次看病从社保卡中就刷去的三千多元,对朱先生来说这着实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随后,记者仔细查看了北大皮肤病医院出具给朱先生的西宁市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门诊收费收据,先暂且不说治疗的收费情况,就单单药品的收费票据就有四张,而据朱先生说,这四张收费收据上所显示的药品就不是处方所开具的药他也从未领取过。而更让人疑惑的是,原本开具的四样处方药品,在该收费收据上却并没有任何显示。

带着问题,记者来到了位于西宁市北大街的北大皮肤病医院,并见到了医院行政科负责人以及医务科负责人。

祁主任 西宁市北大皮肤病医院 医务科相关负责人: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这些都是这个医院打的这个票了,还有一个就是医保刷卡的。

面对记者的提问,该负责人的回答始终是含糊其辞。而当记者问及究竟是如何收取朱先生的治疗费用以及事后为何又退回3080元钱的治疗费时?

记者:然后那我想问这些,咱们有这个发票,那我同时想问这些让你给他咱们患者的手里了吗?

西宁市北大皮肤病医院 财务科工作人员:你稍微等一下,我去核实一下。

在记者的采访中,该工作人员表示收费收据上所显示的药物都已经全部交给了患者朱先生,但是当记者要求对方出具药房发药的相关凭证时,对方却无法出具任何证明。那么医院此前给朱先生开具的甲硝唑等药物,为何没有在该收费收据上显示呢?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该医院主要负责人也拒绝出面接受记者的采访。

记者在北大皮肤病医院没有得到任何有力的答复。而根据当事人朱先生以及他的朋友王先生的说法,事后他们曾将情况反映给了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的医疗服务监管科,并且在该门的协调下,最终北大皮肤病医院将多收取的医疗费退还给了朱先生。

为了深入了解这背后的原因,采访当天,记者又来到了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

6月6号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记者来到了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医疗服务监管科。却被告知科室的相关负责人均参加下乡扶贫的工作因而并不在岗,于是记者只好进行了电话采访。

陈科长 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 医疗服务监督科: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只要在病人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不管是用什么样的名义去收取这个费用,只要他这个收费是合情合理合规合法的,那尤其作为他这个北大皮肤病医院,他只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医疗机构。

那么针对朱先生所遇的情况,北大皮肤病医院的收费又是否合情合理合规合法呢?  陈科长 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 医疗服务监督科:我们在这个中间作为一个行政调解部门,我们把该做到的全部都做到了,双方已经都解决好了。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陈科长一再表示,朱先生所反映的情况经过他们的调解后已经妥善解决,面对记者提出的北大皮肤病医院以社会保障卡每日刷卡额度有限为由扣留患者的社会保障卡并且在患者本人不在场的情况下私自刷卡的行为是否属于违规操作,以及所出示的收费单与实际开具的药品不一致等问题时,陈科长拒做出任何答复,随即挂断了电话。

尽管通过西宁市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中心医疗服务监管科的调解,朱先生被多收取的医疗费已经全部退回,但是对于医院要求朱先生将社会保障卡留在医院以及后期进行私自刷卡的行为的真实原因记者始终不得而知。

王荣业:让你这个以后的收费在阳光底下操作。

那么北大皮肤病医院要求患者将社会保障留在医院并向医院提供社会保障卡的密码,从而让医护人员进行代刷的行为是否已经违反了相关的规定?

西宁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综合科 工作人员:因为这个卡换成保障卡,这个保障卡有金融功能,就是银行的功能,留在他们那容易出现意外或者危险。

西宁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综合科:在相关的门诊费上是没有限额的,在药店里面是有限额的,一张处方是三百块钱,但是在医院的门诊上他们大处方也是不能开的。

同时,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收费收据上所显示的药品应该与医院为患者开出的药品一致。

截止记者发稿前,朱先生的朋友王先生给记者打电话称,就在记者采访后不久,北大皮肤病医院又将5月26号朱先生花费的1880元的治疗费和药费全部退还给了朱先生,之后又退还给了朱先生4960元钱并告知他这笔钱将作为朱先生日后的治疗费用。

那么北大皮肤病医院如此做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